据央视新闻援引俄新社报道,当地时间13日,因接到多个疑似安置爆炸物的匿名威胁电话,位于俄罗斯远东地区的哈巴罗夫斯克市和符拉迪沃斯托克市的多所大学、学校和幼儿园被紧急疏散。

13日上午,哈巴罗夫斯克市接到匿名炸弹威胁电话,声称两所学校以及一座体育场被安装了爆炸装置。由于匿名电话没有指出是哪两所学校,因此该市政府决定疏散全市的全部70所中小学以及部分大学和幼儿园。当天的室外温度达到了零下22度,被疏散的6.2万多名学生已经被安置在附近的市政设施内。目前当地安全部门正在进行安全排查。此外符拉迪沃斯托克市的一所学校也接到了匿名炸弹威胁电话,该学校的学生也被紧急疏散,并被安置在附近建筑内。自去年12月以来,俄罗斯各地发生了多起匿名炸弹威胁电话,威胁地点多为政府机构、学校和商场等地,但截至目前为止,所有匿名炸弹威胁电话均为虚假电话,安全部门没有发现任何爆炸物。

在中国,卡车司机约有3000万人,他们用辛勤的汗水为市民筑起物流的桥梁,而“绿通”司机们更是连通着菜地和餐桌,关系着民众的“菜篮子”,都说“绿通”司机苦,因此他们更值得人们道一声“谢谢”。(完)

入夜时分,上海慢慢宁静下来,而在沪上最大的蔬菜批发市场、曹安公路上的江桥批发市场却比白天热闹得多,这里供应着很多上海人的一日三餐。

这是尤师傅今年第60多次从全国著名蔬菜基地寿光来到上海,13米长的车每次装30吨,意味着他今年已经向上海输送了1800吨蔬菜,如果换算成尤师傅常拉的西红柿,相当于3600万个,每位上海居民都能分上1.5个。除了西红柿,尤师傅常运的蔬菜还有尖椒、圆椒、西葫芦、茄子、佛手瓜、韭菜、南瓜等。

尤师傅的爱人自儿子上初中后开始跟车,一路上陪尤师傅说说话解解闷,装货的时候帮忙盖盖篷布。说起爱人,尤师傅一脸的满足,“她的工作就相当部队的后勤,买个零食,买个饭,问问饿不饿冷不冷,洗洗衣服,我感觉很舒心。”

跑“绿通”是个操心的活儿,但这两口子的性子都不焦不躁。他们就在车厢里,日复一日感受着四季明暗的变化,把新鲜的蔬菜源源不断送往上海。

1月23日,山东临沂卡车司机尤师傅卸下年前最后一车蔬菜,开始为回程做准备,“如果顺利的话除夕能回到老家,往年我大年初一还在路上跑”。

有女主人的驾驶室就是不一样,钻进她的卡车,但见前窗四周围着彩色流苏,仪表台上铺着明艳的装饰毯,中午电饭煲蒸米饭的香气还在,颇有生活的情趣和气息。

山东临沂卡车司机尤师傅今年第60多次从全国著名蔬菜基地寿光来到上海,13米长的车每次装30吨,意味着他今年已经向上海输送了1800吨蔬菜。满帮供图

运菜的司机在行当里被称为“绿通”司机,因为绿通有新鲜度要求,对时效要求特别高,路程紧、压力大,因此少有司机愿意涉足。来自货运平台满帮的大数据显示,平台上拉过蔬菜、水果、粮食的司机仅占11%,而像尤师傅这样专职拉蔬菜的司机更少。

在尤师傅的卡车上,车载电饭煲是标配,炖点菜,熬个粥,吃起来也挺舒服。不过,对这位土生土长的山东大汉来说,每趟出车都少不了一道食物——煎饼,“煎饼放一个星期都不会坏,我们车上常年备着,再配上大葱、辣椒酱,也挺美的”。到了上海后,住也是在车上。后面的卧铺虽然不宽敞,倒也可以勉强容纳夫妻俩休息。“现在路上跑的车子多了,竞争激烈,运价上不去,一趟运价大概在4000元人民币,还是得节省点。”

“我从寿光到上海全程高速,中间只能短暂地休息几次,十几个小时就到了。”尤师傅介绍,他一般夕发朝至,如果不能及时到,就意味着错过了当天卖菜的时机,“赚钱的菜也就赔钱了。”因此,绿通司机路上最怕遇到雨雪霜冻路滑,还有堵车,恨不得长翅膀赶紧飞到目的地。

“从老家到上海,跑一天一宿”,中间完全不睡觉,张丹和老公夫妻两人换着开。等待蔬菜出售的时间,张丹用运满满配好回老家的货。到了之后停留两天,陪陪8岁的孩子,就这么周而复始。

来自辽宁的“90后”女司机张丹是“绿通”司机中的后起之秀,只要天气允许,道路不结冰不封路,就算是深冬时节她也拉着蔬菜往返于东北与上海之间,一个月跑3个来回,能赚10000多元人民币,“因为春节时候运价高,想着能多存下点钱,前两年的大年初一我都是在上海过的”。

1月10日,春运开启,30亿人次的大迁徙拉开序幕,纷纷踏上回家的路。而像尤师傅这样运送蔬菜的卡车司机,此时反而踏上了离家的路,为的就是保障春节期间城市的蔬菜供应。

“90后”女司机张丹千里送蔬菜入沪 满帮供图